彩神购彩 > 公司简介 > >以我无名,成就长剑威名
最新资讯
公司简介

以我无名,成就长剑威名

时间:2022-05-07 12:49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原标题:以我无名,成就长剑威名 - 解放军报 - 中国军网

  ①

  ②

  ③

  ④

  策划人语

  国家的希望在青年,民族的未来在青年。日前,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《新时代的中国青年》白皮书,向世界宣告着新时代中国青年的力量。

  军队青年是我军的主体,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生力军。军队青年有理想、有本领、有担当,国家就有前途,民族就有希望,军队就有未来。军队青年志存高远、脚踏实地,勇于创新、敢于担当,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、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。

  又逢“五四”,我们将目光投向一批“一字头”“首字头”战位上的青年官兵。他们中,既有传承人民军队历史荣光的“红一连”连长、也有伴随改革应运而生的首艘航母舰载机引导员;既有驾驭“大国长剑”的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营长,也有与“大国之翼”一起乘风而起的首批运-20飞行员;既有伴随着改革春风成长起来的80后、90后,也有沐浴着新时代阳光成长起来的00后……

  不负韶华,不负时代,不负人民。他们的样子,是一代代青年官兵奋力奔跑的青春缩影;他们的足迹,划下了一道道迈向未来的青春年轮。

  他们,用热血梦想浇灌青春之花,用年轻臂膀扛起如山重任,用平凡坚守阐释使命伟大。

  他们,用跨越百年的青春接力,在战位上向党和祖国报告:强国有我,强军有我!

 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之际,本报推出“‘五四’特别策划·强军有我”系列报道,讲述新时代青年官兵投身强军实践,在战位上奋斗追梦的故事。敬请关注。

  那天,凝视旅史馆“大事记”,毕勇心头突然冒出一个问题:29年前的那个春天,自己在干什么?

  1993年,江苏泰兴。在一个叫六圩的村庄里,9岁男孩毕勇每天的日常是穿过秧苗青青的稻田,往返于家和学校。他最大的快乐,是跟小伙伴们一起跑到河滩里抓鱼摸蚌……

  那一年,世界军事变革浪潮惊涛拍岸,“战斧”巡航导弹的呼啸声回荡在海湾上空。也是那一年春天,火箭军历史上第一支常规导弹部队——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正式组建,一柄锋锐的“中国利剑”横空出世。

  后来,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成为火箭军部队首个“百发百中旅”,首个“一等功旅”。29年风雨砺剑,在一次次导弹呼啸升空的壮美航迹中,这个旅铸就了“王牌”部队的赫赫威名。

  当年那个农村男孩并不知道,自己的未来,会跟这支辉煌的队伍紧密相连。

  从军20年,毕勇的足迹伴着导弹发射车的辙印一路向前。他见证了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成长中许多重要的历史节点。

  如今的他,已成为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营长。

  这位80后火箭军中校的青春故事,记录了一支部队浴火飞天、呼啸苍穹的峥嵘岁月,也浓缩了一个时代的腾飞与跨越。

  速度,是决定火箭军实战能力的关键,也成为毕勇军旅人生的关键词

  夜阑人静。

  毕勇目光沉凝,紧盯着眼前的电子屏幕。

  指示灯荧光闪烁,数据信号不断更新。指挥车里,各种仪器设备填满了狭小的操作舱。

  看着屏幕上反馈的实时发射进程,毕勇沉着而迅疾地发出一道道指令。

  夜色中,一辆辆发射车根据营长的命令穿梭于交错的道路,奔向不同的目标点位。

  这是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一次普通的实战化训练。

  时间,在这里被切割成分和秒。毕勇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节奏:“现代高技术战争打的就是反应时间,打的就是速度,我们必须比对手更快。”

  速度,是决定火箭军实战能力的关键,也成为毕勇军旅人生的关键词。他的成长,顺理成章地踏上了常规导弹部队飞速发展的节拍。

  2006年,毕勇从第二炮兵工程大学毕业,乘着绿皮火车一路南下,走入寂静山林,来到声名远播的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。那时,这支部队已成功发射了60枚导弹。

  今天,当毕勇作为发射一营营长,带着部队在实战演训一线“冲锋”之时,该旅的导弹发射数目已经随着时间的累积,增长到了200余枚。

  从60枚到200多枚,从平原密林到高原戈壁,从熟悉地域到陌生战场……毕勇跟随着这支部队的脚步向前迈进,距离越来越远、范围越来越广、难度越来越大。

  第一次发射导弹后拍下的那张合影,毕勇一直保留在身边——

  西北高原,长天寥廓。发射架和车身被导弹尾焰熏得一片焦黑,几名导弹号手在车前排成一排,把头顶的迷彩帽掷向天空。

  照片上,傍晚的阳光仍然炙晒,映亮了他们脸上明晃晃的喜悦。

  每次看这张合影,毕勇总能想起当时空气中弥漫着的“橡胶被烧糊的气味”。

  “那天,我们是真激动啊!”回程时,毕勇和战友们兴奋地唱起了《打靶归来》。指挥长一路上都咧着嘴,司机跟着歌声的旋律开心地摇摆。

  那是2007年,毕勇经历了一个导弹兵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——第一次亲眼见证、第一次亲自参与导弹发射。

  一年后,作为新兵连长,毕勇带着一群懵懂青涩的新兵来到旅史馆。红色的号手墙上镶嵌着一个个金黄的姓名,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“连长,有你的名字吗?”一名新兵好奇地问。

  “当然!”他在荣光熠熠的墙面上搜寻着,不一会儿就在密密麻麻的姓名中,锁定了最熟悉的两个字——毕勇。

  “这不就是吗?”毕勇语气中带着骄傲,指给新兵们看。

  岁岁年年,墙上的名字以稳步加快的速度不断增多。

  一次点火,就意味着一次跨越。导弹发射,往往只需要转瞬即逝的几秒钟。但为了导弹发射的一瞬间,在这面墙上刻下名字的一茬茬官兵,走过了峥嵘的20余年,创造了常规导弹部队战斗力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。

  时隔多年,当毕勇再次站在号手墙前,墙上的名字差不多已是当年的3倍。

  毕勇又想起了那年带着新兵在这里驻足的场景——那些新兵中的许多人,如今也把名字留在了这面墙上。

  在他们曾注视过的墙面,一个个与导弹发射紧密相关的姓名沿着墙体延伸,一头连接着过去的足迹,一头延伸至等待书写的空白。

  “未来,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发射号手,把名字刻在这面墙上。”毕勇说。

  “我们不需要艳羡别人的风光,做力所能及有利于国家的事,就是有价值的人生”

  难得休假在家,毕勇拿出茶盘和紫砂壶,挑了一盒钟爱的大红袍。

  温杯,洗茶,闻香,品茶……他颇有仪式感地开始进行一系列程序。

  茶叶的芽尖在滚烫的净水中沉浮舒展,茶香沿着升腾的水汽悄然氤氲。毕勇拿起书来,顺着书签标记的位置读下去,时不时抿上一口杯中的茶水。

  一壶茶泡上七八次,半天时间就这么静静地流逝过去。

  岁月无声,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成长的痕迹。不知不觉,毕勇慢慢多出了许多“特别安静的爱好”:读散文、小说,临摹颜体的字帖;泡茶,品茶,请战友一起喝茶;听贝多芬、莫扎特的古典音乐,用音箱播放《命运交响曲》……

  没什么事的时候,他还会拿起钢笔,在本子上默写自己喜爱的诗歌或句子。“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。应尽便须尽,无复独多虑。”这几句诗,是毕勇从季羡林的《心安即是归处》中读到的。他很是认同。

  不熟悉的人很难想象,一位讲话做事风风火火、直来直往的热血军人,会有这样超然而安静的一面。对于导弹部队来说,一线指挥员这样沉静,却又显得无比理所应当。

  这是一支部队给予一个军人的气质。

  2009年10月1日,北京。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阅兵式上,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的导弹车队,气势浩荡地驶过花团锦簇的长街,向世界展示着“中国利剑”的力量。

  此时,担负维护保障任务的毕勇,正带着备份指挥车,守在出发点前的小路上待命。

  阅兵式进行得很顺利。毕勇静静站在原地,凝视着前方欢腾的人群。

  那一刻,他什么也没看见。方队被人群掩盖得严严实实,毕勇只听见车辆的行进声。

  就像导弹兵生涯里经历过数不清的任务一样,他和许许多多的战友们,只能坚守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,在星月掩映下行动,在深山荒野中穿梭……

  引而不发,为的是关键时刻一鸣惊人。

  去年,“沉默雷霆”行动,毕勇前所未有地体会到这种感觉。

  阴雨与长夜,泥沼与深林,阻挡不了官兵突围“发射”的信念。

  借着手电的微光,毕勇和通信号手背着天线,穿行在密林中;泥水中,战友们全神贯注地操作着车和弹……

  导弹刹那的“嘶吼”背后,是导弹兵独有的低调与寂静。

  万众瞩目和无人知晓,是这支部队的一体两面。只有当我们同时看向燃烧的天穹和“毕勇们”无声的背影时,或许才能感受到那份低调的光芒闪耀、那份沉默的震耳欲聋。

  在毕勇心中,这种生活正如同《世界通史》序言中的那段话——人类之于地球,之于太阳系,之于银河系,之于整个宇宙是多么渺小,宛若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。

  “我们不需要艳羡别人的风光,做力所能及有利于国家的事,就是有价值的人生。”他说。

  眼中有广阔世界,心中有温暖人间

  曾经,毕勇的世界很小。

  小学时,他的世界只有六圩村。那儿有竹林里的鸟窝、河滩底的蚌壳、春日的柳条和油菜花,以及爷爷用手帕包裹的珍贵冰糖……基本上只有每年一次的庙会时,他才能离开村子去到镇上。

  后来上了高中,毕勇的世界扩大到泰兴市。高中时唯一一次,毕勇跟着父母离开泰兴,去上海办事。因为舍不得每人100元的门票钱,3个人在锦江乐园门口拍了张照片,遗憾地离开。

  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,如今自己的足迹会穿越大江南北,跟随着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这支车轮上的部队,看遍祖国大好河山的万千风景。

  向北,穿过东北平原的深山密林;向西,跋涉于西北荒凉的大漠戈壁;向东,感受太平洋中吹拂来的咸涩海风……如今,毕勇的世界无比宽广。

  今天,他走到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的舞台,站在两个“一”交会的“C位”上,毕勇的目光就此眺望着更广阔的世界。

  “我们旅是火箭军第一个‘一等功旅’,我们营是旅里唯一的‘一等功营’。”同类部队导弹发射数量第一、同类部队执行重大任务数量第一……一个个意义深重的“一”,给了毕勇无限的压力与动力。

  “每次我看到营门口红底金字的‘一等功营’牌匾,都感觉它在提醒我:身为发射一营营长,一定要拿出与这个名字相匹配的战斗力。”毕勇说。

  毕勇的书柜里,收藏着许多军事书籍。他在《抗美援朝》《巨人的陨落》里读懂过去,在《现代化战争》《智能化战争》里探索未来。

  “头上的牌子和手下的兵”与一往无前的时代浪潮,共同推着毕勇向前奔跑。他的成长节奏里,有着祖国腾飞的强劲脉动。

  毕勇出生那年,我国举办了国庆35周年大阅兵。后来,1999年,2009年,2019年,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自成立以来,没有缺席过一次国庆阅兵。

  导弹武器技术愈发成熟,精度不断增加,发射车里加装了许多新系统、新设备……20余载风云变幻,这支部队每次亮相都向世界昭告:他们的战斗力又“发生了质的飞跃”。

  “我很幸运,也很幸福,能在这片充满阳光的土壤上扎根生长。”毕勇说。

  眼中有广阔世界,心中有温暖人间。作为营长,他的幸福是看见雷霆万钧的导弹呼啸升空,沿着壮美的弹道正中目标;作为丈夫和父亲,他的幸福是陪着妻儿穿过大街小巷,为喜爱美食的妻子寻找隐匿在城市角落的美味。相隔两地的时候,他常常买家人爱吃的桃酥和板栗邮回老家……

  心中有猛虎,仍可嗅蔷薇。

  现在,毕勇养成了一个新习惯——给刚上初中的大女儿写信:“我希望她能健康快乐地长大,希望她能多读书,能更懂得生活。”

  栏头设计:方 汉

  图①:西北高原,火箭军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进行实弹发射演练。图②: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营长毕勇指挥官兵开展训练。图③:训练场上,毕勇向官兵部署作战任务具体行动。图④: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官兵正在转载导弹。孙 波摄

  大山深处,青春不寂寞

  ■本报记者 杨 悦

  高原的风,一刻不曾停歇。

  无垠旷野中,长剑列阵。一枚枚乳白色的导弹缓缓起竖,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,同时点火发射。

  毕勇始终忘不了那一幕——天空被“点燃”,大地在震颤。

  导弹齐发的那个瞬间,成为这位火箭军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一营营长记忆中最美的风景。

  62年前,我国第一枚“东风”导弹在西北戈壁直刺苍穹,“大国长剑”就此崭露锋芒。为了这一刻,许多科研工作者和年轻官兵走进深山,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。

  62年后,毕勇所在的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已经历过数次换型加装,在时代的洗礼中不断砥砺剑锋。他们坚守在大山深处,在沉默岁月中孕育惊天雷霆。

  用忠诚守望民族复兴,用长剑捍卫和平天空。西北高原之上,导弹发射的壮美弹道隔着历史尘烟交相呼应,仿佛在宣告火箭军部队不变的使命和誓言。

  2015年12月31日,北京八一大楼,习主席为火箭军授予军旗。曾经的第二炮兵正式更名为“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”。

  当天,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的大礼堂中座无虚席,全旅官兵的目光一同注视着前方的新闻画面。毕勇挺直腰板坐在人群中,聆听着习主席训词,内心汹涌澎湃。

  后来,每当旅里举行出征、宣誓或动员大会,总会播放这段统帅授予军旗的画面。“使命感和自豪感一起在心头激荡。”毕勇说,每看一次,他们就受一次激励。

  一次次鼓舞,一次次出发。跟随这支步履不停的导弹部队,毕勇和战友们把足迹留在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地方。

  “虽然也走过许多城市,但都是匆匆过客。”他说,“我们的战场,在深山老林,在荒漠戈壁,在荒无人烟的野外……”

  “会不会感到寂寞或辛苦?”记者问。

  “有事可干,就不会寂寞。”毕勇认真地回答,“从事有价值的事业,何来苦累之说?”

  当我们的目光扫过万里山河,从西北戈壁到南国丛林,从东北深山到东南海滨,除了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,还有“东风第一旅”“巡航导弹第一旅”……一支支火箭军部队忠诚执掌“大国长剑”,在祖国的不同角落日夜守护着国家安全、人民幸福。

  为了肩头的神圣使命,毕勇与许许多多火箭军官兵挺立在自己的战位上,以如山的沉默坚守,锻铸惊天动地的长剑之魂,谱写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的壮阔乐章。

  征途漫漫,青春无悔。

上一篇:如果金星存在生命, 生命形式会是什么样? 这不是荒谬的想法(上)
下一篇:你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!哈哈哈事情变的有趣起来了
彩神购彩平台,彩神购彩官网,彩神购彩网址,彩神购彩下载,彩神购彩app,彩神购彩开户,彩神购彩投注,彩神购彩购彩,彩神购彩注册,彩神购彩登录,彩神购彩邀请码,彩神购彩技巧,彩神购彩手机版,彩神购彩靠谱吗,彩神购彩走势图,彩神购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