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神购彩 > 人才招聘 > >1948年新解放战士独自站岗, 不防外敌防战友, 枪口上膛对着指导员
最新资讯
人才招聘

1948年新解放战士独自站岗, 不防外敌防战友, 枪口上膛对着指导员

时间:2022-10-23 13:08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1948年解放军华野一纵七团七连在窑湾战役后,驻扎在某地休整,连队指导员查哨发现,哨兵站岗时面朝着部队这面,似乎是防范着自己人,而且看到指导员后,他还子弹上膛,指着指导员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窑湾战役打响了淮海战役的第一枪,国民党黄百韬兵团63军被全歼,杀敌俘敌无数,而对于这些刚被俘虏的国民党士兵,有一个政策叫做“即俘即补,即教即打”。

之所以定下这样的方针,是因为随着战线南移,解放军战士的人员无法及时补上,而被俘获的国民党士兵,很多都是被强抓壮丁参军的,他们出生贫苦,对于国军有着很多不满,有着改造的条件。

这些被改造的士兵叫做新解放战士,虽然他们加入了解放军队伍,但是有些人心理上还没有适应,所以对于解放军有着很深的警惕心,而这也给部队造成了一定的危机,如何更好的转化他们,成了一道难题。

窑湾战役,虽然解放军大获全胜,但是人员损失也很严重,拿七团七连来说,战斗之后,又补充了一半的新解放战士。

看着队伍中黄黑相间的制服,连队的干部苦着脸抱怨:“这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,真的打起来,还不知道是谁打谁呢。”

干部说的不光是新解放战士身上的国民党制服,还有国民党给他们灌输的种种错误理念,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那么他们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。

在步行的队伍中间,有一个人很突出,看他身上的军衔并不高,也没有受什么伤,但却骑着马,要知道当时马很少,只有伤员和个别连领导才有。

连长金乃坚问指导员,这个小战士是谁?指导员李松茂说道:“是二班的‘小广东’,叫李贵。因为总掉队,所以政委把自己的马给他骑了。”

这个李贵名字乍一听,跟黑旋风“李逵”有点相似,而他的身材也跟李逵差不多,却总是掉队,连长觉得这可能不是身体的原因,而是有心病,果然,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,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
大战过后,七连就地休整,战士们都睡着了,指导员李松茂例行查哨岗,哨岗都是临时安排的位置,十分隐蔽。

就在李松茂快要走出驻地的时候,一声叫喊声响起:“口令”。

李松茂这才注意到,在隐蔽处站着一个哨岗,正是李贵,而他一开始看着的方向不是驻地外面,而是看着里面部队的营帐,见到李松茂也显得很是紧张,子弹已经上膛,枪尖还指着他,身体哆哆嗦嗦的。

指导员李松茂还以为是因为大雪,李贵太冷了,所以他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给他披上,同时告诉他说:“站岗的时候,脸应该看着外面,没有情况的时候,就应该把枪退膛,防止误伤。”

然而李贵却显得一脸呆滞,直到指导员把大衣披到了他的身上,他才反应过来,嗫嚅着说:“指导员,我不要大衣,我……”李贵居然哭了,这让指导员一头雾水。

第二天早上,七连领导找到了李贵,询问他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,然而李贵却一言不发,虽然唯唯诺诺,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于是连长又给他举了二班班长赵光生的例子。

赵光生也是新解放战士,早前参加过豫东战役,后来被解放了,就加入了解放军,并且现在做到了班长的位子。

正是这个例子打开了李贵的话匣子,他这才告诉了队长原因,原来他是怕战友,怕共产党,而这都是因为在国民党队伍里,那些发动宣传的结果。

李贵至今还记得,在六十三军的时候,有一次连长集合所有人,然后拉来了三个重伤的解放军战士,把他们活埋了,并且指着他们说:“你们看到没有,以后你们要是被解放军俘虏,也会是这样的下场。”

在国民党的宣传中,被解放军抓住,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情,所以要去反抗,要去造成更大的伤亡,这也就造成了像李贵这样的新解放军战士,对部队和战友缺乏信任,即使站岗,也是防着自己的战友的。

在李贵所在的七连二班,有很多人都是新解放军战士,而班长赵光生更是一个老国民党士兵,但是在他当了班长之后,就积极做其他战士的工作,让他们感受到解放军队伍的不同。

赵光生身先士卒,带着班里的老战士们,积极照顾新兵的起居,不光是打饭、烧水,叠被子这样的工作都承包了下来,而且新兵的衣服破了,也是他们拿过来缝缝补补。

有些新兵身体有疾病,他们甚至亲自打来洗脚水给他,这让这个一半都是新解放战士的队伍充满着温暖,很多人也因此被感化了过来。

然而这些却并没有打动李贵,在他看来,都是做样子,哪怕政委把自己的坐骑让给他做,在他看来也是装装样子的,所以他始终不能把自己真正当做部队的一员。

但是部队的领导并不着急,因为他们相信在部队里待得久了,他迟早会被感化,从而自己说出心里话的,果然,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
1948年11月26日,七连奉命在徐州南边的赵家洼修建工事,准备在这里打一场阻击战,由于战事还没开始,所以连队决定临时在各个班上开诉苦会。

指导员和连长特意来到了新兵最多的二班,班长赵光生带头说了自己的事情,引得周围很多人落泪,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听完赵光生的话,李贵居然主动举手,要诉苦。

指导员看他能主动说心里话,于是带头鼓掌,而李贵还没开口,眼泪就先掉了下来,他说道:

“我的命比班长还苦啊,我从小父亲就死了,母亲养不活我,只能去卖身,我从十岁就给地主放牛,而他对我不是打就是骂,好不容易挨到了18岁,我就想好了,我终于可以挣钱把我妈赎回来了,结果国民党抓住了,他们要我去打仗,如果不听话,就用绳子绑住打……”

李贵的话说出了很多新兵的心声,他们很多人也是家里贫苦,被国民党硬抓来当兵的,在部队里受了很多的欺负,所以对于战友很不信任。

李贵说到激动处,握住了步枪,拉开了枪机,而指导员这个时候拉住了他的手,他喊道:“诉苦是为了寻求内心的力量,我们正是为解放千千万万个母亲,为解放全国人民而杀敌立功的。”

诉苦会还没有结束,敌人却提前打了过来,原来前方战事紧张,敌军为了支援,所以迫不及待地发起了进攻。

七连发起狙击,而新兵最多的二班却打得最凶,他们把对于国民党的恨意都发泄了出来,然而虽然杀伤了许多敌人,但班长赵光生也受了重伤。

弥留之际的赵光生抓住李贵的手对他说道:“李贵同志,现在的我才明白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的,可惜我已经不能打仗,不能跟着你一起解救你的母亲了,你要听共产党的话,杀敌……”

李贵一遍遍叫着班长的名字,可惜他却并没有撑下来,他轻轻放下班长,握紧了手里的枪,现在的他已经知道是为什么而战的了。

此后的李贵作战十分英勇,并且很快成为了战斗小组的组长,而他不光自己觉悟提高了,甚至还能在战场上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了。

1948年12月5日,七连与储庙前方的敌人发生交火,二班第一个冲进了敌军的堑壕,并且打下了一个地堡,然而却被土圩子里的敌军阻击,二班的火力不够,于是让战斗组长李贵去地堡里搜索武器。

但是天已经黑了,李贵摸了一会,摸出了一大堆的手榴弹,而他在找出地堡的门的时候,却一脚踩到了一个什么东西,而这个东西还发出了一声闷哼。

李贵立刻警觉起来,难道是还有敌人没有死,然而那个躺地下的人却立刻坐了起来,他解释说,自己是国民党士兵,之前眼看着国军失利,所以就想到了躺下来装死,因为他知道解放军对俘虏的政策很好。

李贵把他扶了起来,跟他说:“兄弟,我也是刚被解放的,解放军对待士兵就像亲兄弟,我们是为了解放穷人而战斗的,你参加解放军吧。”

没有想到,只是这几句话居然就说服了这个国民党装死的士兵,也许是因为他之前早就了解解放军,所以才会临阵倒戈。

李贵带着他来到了新班长吴宝玉的面前,班长吴宝玉似乎见怪不怪,他不仅给了他枪支,而且还让他跟着李贵一起冲锋。

虽然冲进土圩子之后,几个人就分散了,但是这个国民党士兵十分英勇,一直战斗到天亮结束战斗,并且还俘获了几个俘虏,只不过,其他士兵并不认识他,结果把他一起抓了起来。

这个国民党士兵有口难言,幸好他还有一个“法宝”,原来当时为了防止他被友军误伤,班长给了他一个白毛巾缠在了胳膊上,而这个白毛巾是当地百姓送给七连的,上面还写着“支援前线”几个字。

听到他这么说,几个俘虏他的解放军战士这才把他押解到了七连,最终解开了误会,而战斗结束之后,虽然七连损失了不少战士,但人数却比之前还多了,因为有更多的新解放战士的加入。

随着二班班长吴宝玉的升调,李贵也成了新的班长,而他也开始了给其他人做思想工作,告诉他们战斗的意义,生存的意义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声明: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联系删除。

上一篇:119期彤彤双色球预测奖号:红球杀8码
下一篇:退休潮来了,如何收获更多养老钱?
彩神购彩平台,彩神购彩官网,彩神购彩网址,彩神购彩下载,彩神购彩app,彩神购彩开户,彩神购彩投注,彩神购彩购彩,彩神购彩注册,彩神购彩登录,彩神购彩邀请码,彩神购彩技巧,彩神购彩手机版,彩神购彩靠谱吗,彩神购彩走势图,彩神购彩开奖结果